關於部落格
天空部落版型跑掉,
而且我還改不回來。
  • 206151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光為影生,影為光存:《天地風雲錄之決戰時刻》第13、14集小感

本來我覺得光是憶無心被挾持,藏鏡人就乖乖拿下面罩,這個理由雖然合情合理,但也未免太英雄氣短了一點。不過加上女暴君姚明月出賣藏鏡人,煽動苗王親自出面逼迫藏鏡人給個「真相」之後,必須揭面的理由就有了足夠的「份量」,令人感受到藏鏡人面對「親情」與「忠誠」雙重壓力下的無奈(不得不說大俠在這段的配音實在很有感情,藏鏡人揭開面罩前、後的狂笑中,完全透露出了他內心的沉痛和憤恨)。 而面罩下的真相,一如看過前導影片的觀眾們所知,是和史艷文相同的面容。 他的「父親」是羅天從,但他是史艷文的雙胞胎兄弟──藏鏡人長久以來的恨與怨,來自於這個矛盾的事實。 的確,當年羅天將他自襁褓之中帶走,是為了要讓史家父子、兄弟相殘。然而交趾對他不好嗎?難道他沒有受到過羅天從的「父蔭」嗎? 藏鏡人從小接受交趾的培育長大,並在苗疆有著狼主、溫皇這樣肝膽相照的少年好友,以及敬愛他的交趾/苗疆人民;論情、論義,他都無法拋下這一切。在他的心目中,他就是個交趾/苗疆人,是羅天從的兒子;也許中原是他的根,但苗疆卻是他的「家」。 只是即使他再想否認,血緣卻是無可改變的,藏鏡人自己也知道這一點。而他也不可能真的痛下殺手,殺死自己的親哥哥(每次和史艷文決鬥,都是平手收場。《黑白龍狼傳》中史艷文被西劍流所囚時,藏鏡人甚至還幫忙救他)。 於是藏鏡人的處境萬分尷尬而艱困──一邊是如山的恩義,一邊是血緣的至親,他沒有辦法完全選擇其中一個,而去徹底放棄另外一個。 於是他只能用隱藏自己面容的方式,去逃避、去拒絕做出選擇。 十三集中,藏鏡人的那句「不應該」,在史艷文正要說「你是我的胞弟」時說出,氣勢上和情緒的張力上,確是不如預告中的版本(在掀帽時說)來得好。然而在那個時機說出,倒也不至於不合理:他不應該是史艷文的胞弟,他不應該是史豐洲的兒子。他應該要只是「羅碧」,但這不可能。 而終究,這種兩邊留情的做法,在赤羽的陰謀和溫皇的計畫之下,使藏鏡人失去了他的立身之地,他的家鄉。 一生的忠心,無數的血汗功勞,就因為與史艷文是兄弟這件他不願承認也無法改變的事情,而遭到抹滅。 痛嗎?我相信是痛徹心扉。除了不甘心,也是因為苗疆眾人的反應,印證他原本就已料到,並且擔憂的事:只要他身上流著和史艷文相同的血,苗疆人便不可能心無芥蒂、真正地接納他。 人的身分來自於血緣關係和社會關係的建構,一個人無法僅靠「自己認為」就成為「誰」,而必須藉由密密麻麻的關係網絡將他架起,來確定他在世上的位置。安身(確定自己是誰),才能立命(決定自己該做什麼)。藏鏡人在苗疆的社會關係已大幅瓦解,而和史家的血緣關係,他無法接受。對失去安身之地的藏鏡人來說,真正必須面對的問題,恐怕並不是受到眾人的追殺,而是他該是誰?該何去何從? 至於史艷文……從天地風雲錄第一集看到現在,很難不去喜歡這個角色。以前求學時代,曾有位老師說過,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人對自己的痛苦敏感;而另一種人則是對他人的痛苦敏感,對自己的痛苦反而遲鈍。後者接近於菩薩,而史艷文就是這第二種人。他總是把對中原的責任放在第一,但史艷文又不是那種只講責任與道德,不講感情的「完人」。從劇中可以看得到,史艷文為了盡到對中原的責任,犧牲了家庭生活,內心對兒女深深感到虧欠,甚至為自己身為中原武林精神領袖一事對俏如來、銀山雪燕造成壓力,而覺得愧疚。而當次子小空被炎魔幻十郎附身,遭逼問為何不大義滅親,史艷文也坦然回答,自己畢竟是小空的父親,只要有可能,他還是會盡一切努力拯救兒子。 他是個人,也許能力比大多數人更強,道德比大多數人崇高,但依然還是個人,有血有肉,有感情,會掙扎。然而他不會為了私情去危害大義,也不會為了大義去犧牲他人,於是他只能不斷犧牲自己。當溫皇拿著西劍流的決戰規則,要求史艷文簽名背書,儘管他明知簽下去很可能落得身敗名裂的下場,但念及這個舉動可使多少中原人士免於傷亡,他還是簽了。 這就是史艷文,一個仁者,一個殉道者。 是以當天允山上,赤羽信之介拿出背書的規則大作文章,抹黑史艷文有稱霸之野心,挑撥中原武林人士對他群起而攻;史艷文對這個結果是已有接受的心理準備,能夠臨機應變地一掌打傷長子俏如來,劃清父子界線,讓俏如來能在中原繼續立足。 真正出乎他意料的,是與自己對抗了數十年的死敵,竟然正是自小與家人失散的雙胞胎兄弟。 第十三集中一個我很喜歡的安排,是觀眾可以看出史艷文原本就知道自己有個從弟弟存在。而從片尾曲內,史艷文寫給藏鏡人的信中,更可以進一步地知道,兩人的母親水氏一直惦記著自己所失去的那個兒子,也不只一次向史艷文提過他還有個弟弟的事。 有這個前提,天允山上真相大白時,史艷文對藏鏡人所表現出的親情和關懷,才不會顯得突兀和突然。因為他已經知道有個弟弟存在,想像過、憐憫過對方的遭遇,甚至可能感到有某種罪惡感(同樣是雙胞胎兄弟,為什麼是自己幸運地被母親帶走,而弟弟卻在戰亂中離散,生死不明?)──亦即他對弟弟的感情原本就存在(雖然這種感情可能比較偏向同情),才終於見到了本人,將這份感情投射出去。 就像《雪山飛狐》中,女主角苗若蘭為何在見到胡斐後不久便愛上他,因為她從小便同情胡一刀的遺孤胡斐,對他懷有感情,只是見到他後這份感情進一步化成了愛情而已(反之,胡斐這麼快就愛上苗若蘭,倒是有點不是很合理)。 所以當史艷文在苗疆、中原群俠圍攻兩人時,出手相助藏鏡人;在逃脫之後於洞穴療傷時,擔憂著藏鏡人的安危;那樣的感情並非憑空而來。而是因為那是他母親多年來惦念的孩子,他一直牽掛的兄弟,於是關懷自然而生。 無奈的是因為史、羅兩家上一代的恩怨,中原苗疆的敵對,藏鏡人無法、也不願放下他對史艷文那份矛盾的恨。而兩兄弟的命運將會如何?即使不知道劇場版大結局的劇情,片尾曲的MV也劇透得差不多了。儘管我不忍看到任何一個犧牲,但結局恐怕終究是一個為另一個死,一個代另一個活。如此一來,他們兩人的恩仇才有可能化解,也才能真正完成這個影與光/鏡與實故事中的意涵和美學──如光與影的兄弟自幼分散,彼此相對數十年後,分裂的身分和命運終於歸一。 ……媽的,我不是要寫「小感」嗎?這麼長一篇是怎麼一回事?Orz 最後幫忙宣傳一下,支持金光,請購買正版。隔週發片,140元兩集,等於只需要每天節省10元就可以買到,非常划算。而且7-11就有賣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