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天空部落版型跑掉,
而且我還改不回來。
  • 20483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腐][推廣]Rush(決戰終點線):史實逼死同人

正式進入主題前我先懺悔,對不起小老鼠,對不起James(願他在天之靈安息),我對不起你們崇高的友誼。但看了史料之後我覺得不推這對我對不起國家對不起社會對不起父母生給我的腐女魂啊!!!!! 這兩個太殘暴了!史料一翻出來根本滿滿的都是腐點啊! 相比之下電影裡面的相愛相殺什麼的根本是小菜一碟啊!因為現實裡只有相愛沒有相殺啊!如果不拍成相愛相殺的話,這根本就會是一部愛情片了啊! 如果要我用一句話評論這兩人的關係的話,我只想說:「快結婚!」 好想跟兩位本尊說,不要再逼我了!人都快給你們逼死了啊! ■電影和事實落差最大的應該是兩位賽車手之間的關係,在電影中兩個人水火不容,直到Niki的意外後才逐漸發展出惺惺相惜的感情。但事實上,James在賽車手中最要好的朋友就是Niki,兩個人從一開始就很合得來。 曾和James一起在BBC搭檔擔任賽車評論多年的Murray Walker說:「我能告訴看過Rush的人的就是,電影裡說他們是敵人,並不是真的──他們是很要好的朋友。不過人家有自由讓電影變得對像我這樣不是賽車迷的人而言更有娛樂性。」 James的友人,曾經和他當過鄰居的Peter Windsor:「他們互相敬重對方是F1中頂尖車手;他們不必說出口,他們知道這點。對James而言,Niki是根據風險來調整技巧的科學家;對Niki來說,James是健談、聰明、快速而永不退卻的賽車手。」 James:「我和Niki很投緣,打從我們在F3初次相遇並一起在歐洲各處比賽開始便如此。我們彼此競爭,也曾搭檔合作,並非僅是泛泛之交而已。」 Niki:「James和我甚至在倫敦一間只有一個臥室的公寓同住過一陣子。什麼事都鬧哄哄的,而總是有些漂亮女生在那兒。James過著縱情享樂的生活,什麼都玩。他完全隨遇而安。回到那時候,假如你寫了個劇本描述1976年賽季將會怎樣影響我們,你一定會被嘲笑。」 ■……我好在意他們是不是睡同一張床,在意得都快睡不著覺了。
在場邊聊天的James和Niki,以及美好的身高差與體型差。 James的身高和飾演他的錘哥一樣都是193公分,以賽車手來說算是驚人的高;而Niki則比飾演他的Daniel Bruhl還要瘦小。 Daniel大錘哥5歲,Niki則比James小兩歲。
■承上,James和Niki從一開始就很要好。電影中兩人在F3時期於Crystal Palace賽道和James起衝突的情節是藝術加工,這場衝突實際上發生在James和另外一位車手Dave Morgan之間。 ■「小老鼠(The Rat)」這個綽號並不是James幫Niki取的,而是贊助商Marlboro想出的行銷手段。除了James之外很多人也都叫Niki小老鼠,他本人並不怎麼在意。事實上,他的一個頭盔上就寫著The Rat。
Niki年輕時真的太可愛了,我要多放一張>\\<
■Niki本尊的個性其實沒有那麼嚴肅,他說:「他(James)幹的那些事我也會做一些,我不像電影裡描述得那樣嚴肅,但我比他更有紀律。我從來不在賽前喝酒;當然賽後絕對是會喝的,我一定得喝,因為每次比賽都有可能是我的最後一次。」 ■不過剛進Ferrari便在試車時說Ferrari的車是垃圾,是史實。Piero Ferrari告訴他「你不能這樣說!這是台Ferrari!」也是史實。
James坐在Niki的Ferrari中,1976年。身材高大的他在進入自己的McLaren時都有些困難,塞進車體較小的Ferrari更是費勁。
■James和Niki這對好友應該算是互相漏氣求進步的型,一有機會就要嘲笑一下對方。 比如說Niki剛到法拉利時,在某場比賽拿了第8名,而James拿了第5名 結果比賽一結束James立刻下車衝到Niki面前去耀武揚威。 又比如某次James小車禍手黑青走回Pit療傷,Niki就興高采烈跑去笑人家……兩個幼稚鬼。 ■James賽前嘔吐的習慣Niki自然也不會放過:「比賽前他(James)會非常緊張。我總是會去故意嘲笑他,毫無疑問!我跟著他到廁所裡,然後說『搞什麼鬼啊?你又吐了!你不會有事的啦……別擔心!』賽前他的胃總是很緊張,但從來不影響他上車後的表現。他從不曾表現不佳,真可惜。」是說你膽敢再傲嬌一點嗎,Niki……
Niki遞方向盤給James,1977年。
■事實上Niki說過自己其實很emotional,只是因為他認為流露感情顯得很weak,因此習慣壓抑──所以說他真的是個傲嬌(爆) ■「我不打算放縱我的情感。我太敏感、太情緒化,因此絕不容這種事發生。那將會是我的毀滅。」──Niki Lauda ■先生你這樣活不累嗎? ■與電影相反,和Suzzy離婚James並不難過。事實上他很高興Suzzy另結新歡,這減輕了他在有妻子的情況下仍與一堆女性發生關係的罪惡感,另外Richard Burton為了得到Suzzy,甚至願意代為支付離婚費用以及給Suzzy的贍養費,解除了James可能因離婚造成的財務危機。這件事的詳情因為Movie板上已經有一篇〈史上最放蕩F1車手—James Hunt的風流韻事〉說得很清楚了,所以這裡不多做介紹。可以看#1IEJ1FiV (movie)或這裡
James和Suzzy Miller,他認為這段婚姻一開始就是個錯誤。
■題外話,雖然James是八卦媒體的寵兒,但他自大無禮的個性和過於放蕩的行徑導致F1記者和一些圈內人士非常厭惡他。他曾兩度被票選為最不受喜愛的車手。 ■在遇到Marleme之前,Niki的女友是Mariella von Reininghaus,某位奧地利啤酒大亨的女兒;他也是她的第一個男友,兩個從男方19歲女方18歲就開始交往,一直以為今生非卿不娶非君莫嫁,連預備結婚後要住的房子都開始蓋了。 本來Niki答應她一旦拿到他的第一個世界冠軍就退役跟她結婚,但達成這個目標之後就開始渴望更多成功,遇到Marlene後更開始劈腿(是的,Marlene其實是小三)。最後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直接告訴Mariella他不愛她了跟她分手。 因為這種冷酷無情的負心漢行為,加上Mariella是個性格好人緣佳的女孩,導致他當時備受批評。 ■Niki向Marlene求婚的經過遠沒有電影浪漫。他告訴Marlene因為認識的人都結婚了,所以他覺得他們兩個也該結個婚。愛好自由的Marlene本來不是很願意,後來在要求Niki,婚後他要能保持原本的自我,另外也要自己照顧好自己,而Niki也答應之後,同意嫁給他。 ■雖然不像號稱5000人斬的James那樣誇張,不過事實上Niki也很花:「我跟別的男人一樣喜歡性愛--除非這個別的男人是James Hunt (I enjoy sex as much as the next man. Unless the next man is James Hunt.)」他表示自己Play Boy的程度其實有James的30%。 ■你不要趁機吐槽James啦!XDDDD ■兩個本尊的互動真的很甜,比砂糖更甜。請看這溫馨的氣氛:

Niki Lauda and James Hunt 1975 & 1977 from MACE Archive on Vimeo.

大推第一段訪談!!!當記者問到過彎的問題,James表示他覺得那些彎道根本是Niki替Ferrari設計的── Niki:「不,我不這麼認為,因為我是第三快,親愛的!假如我是最快的,我才會這樣說。」 James:「對,我知道。不過要是其中沒有貓膩,你大概會是第十快的,而不是我。」 ……嗚!這相視而笑的場景!Niki那羞澀的模樣!我的心都要融化了! ■你們知不知道當眾放閃是不道德的!!! ■電影裡James在紐柏林賽前的會議上煽動其他車手,使得Niki杯葛該場賽事的表決失敗,最終間接導致了後者在過彎時發生意外;不過事實上James和Niki的意外一點關係也沒有。他和Niki同樣是車手安全協會的成員,對於76年紐柏林賽事的立場是一樣的。Niki的人緣也沒那麼差,表決結果他的停賽提議只因一票之差而沒有過關。 ■Niki在紐柏林出賽前遇到一個粉絲要求他簽名時押日期:「因為這可能會是你的最後一場比賽。」--這是史實。這件事加深了Niki對紐柏林出賽的不安。 ■關於Niki在紐柏林的意外,一般認為是車子的後懸吊故障所造成的。不過他本人對於事件的原因和經過沒有任何印象。根據他的說法,他只記得自己最後換了輪胎,接著就是直升機螺旋槳的聲音和沉重的睡意,等清醒過來人已經在醫院了。 ■Niki在攝氏400度的烈火中燒了55秒,頭部嚴重灼傷,並且吸入了大量有毒氣體和滅火藥劑。由於他被救出時尚有意識,原本眾人以為他的傷勢並不危及性命。直到第二天才得知他一到醫院就陷入昏迷,性命垂危。 ■當James聽到Niki命危的消息時,感到「非常地絕望與無助」。 他回憶道:「我不能去看他,所以我回家拍了張電報給他。我無法清楚記得自己寫了什麼,但我寫了些挑釁的東西去刺激他,然後我叫他要奮戰。因為我知道要是他被惹火、燃起了鬥志,他就撐得過去。假如他鬆懈下來、退讓了,他大概會死。你必須保持清醒,全力與死神奮戰,我知道Niki會明白這點。」 「我和Niki很投緣,打從我倆一開始在F3相遇、一起在歐洲四處比賽便是如此。我們互相競爭,也曾同隊合作,並非僅是泛泛之交而已。突然之間Niki活著對我來說變成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以前從不曾了解這點;我感到糟透了,因為我束手無策。我坐在家中享受自己的生活,但其實我並不想這樣,我想過去幫他,或是做些什麼事,但我什麼也無法做。對我而言那是一段非常奇怪的時光。」
James和Niki,1978。
■Niki的回憶:「我總不能只是躺在那兒想著我發生意外的事啊!我錯過了三場賽事(他記錯了,他只錯過了兩場),但我的積分還是領先。總之,我必須奮鬥。我做了很多訓練好恢復狀況,然後我們必須做出重大抉擇,我是要冒著生命危險回去,還是不要?對我來說答案很簡單──要!因為我原本就知道賽車的危險,某天突然躺在醫院這個結果對我來並不驚訝。有這種務實的作風是好事。要復出的話就別等太久──假如你情況可以,就馬上復出,並克服難關。」 「我一直知道自己所冒的風險。每年,都會有某個你認識的人在賽事中喪生。你必須捫心自問,你真的那麼喜愛賽車,足以令你準備承受這樣的風險嗎?自己發生意外,我並不驚訝。所以我從不自怨自艾。」 ■「叫神父滾開,我還沒死呢!」──這是史實。Niki事後回憶當他在醫院醒來卻看到神父在幫他做臨終祝福,非常火大,覺得對方難道就不能祝福他早日康復嗎? ■在電影中,Niki住院期間James想要寫信道歉卻不知從何下筆,因此最終沒有這麼做。但現實中當Niki的情況較為穩定後,他們便開始天天通電話,有時甚至會聊到一小時之久。 ■你們兩個到底是有多愛聊?而且天天通電話這種事根本是情侶在做的吧! ■這段期間James曾和Niki開玩笑說他是F1史上唯一一個遭遇嚴重火燒車而變得更帥的人(你安慰人的方式膽敢再爛一點嗎?大哥);Niki則打趣說右耳少了半截耳朵後講電話更方便了(鐵石心腸的男人啊……)。 ■Niki在短短六週後奇蹟式的復出,主要源於他對賽車的熱愛和害怕失去他所辛苦得來的一切(Ferrari當時已經找來Carlos Reutemann要取代他),但James出色的表現的確扮演著舉足輕重的影響。Niki後來在BBC的紀錄片中回憶道:「James表現得太好了,一下就把積分給拉近了,害我在醫院緊張得要命。」 ■Monza復出戰時,因為Niki傷根本還沒好就上場了,導致傷口綻開,比賽結束後頭盔一拿掉,他滿臉都是血。 ■雖然他的臉被毀容,然而Niki始終沒有動整型手術。事實上,曾有許多整形名醫表示願意為他動手術,但都被他拒絕了,因為他認為整形代表一個人無法接受真實的自己,即使毀容那也是他真實的臉,別人怎麼想是別人的事。 ■電影中James原本獲得西班牙的分站冠軍,但因為Nik指出McLaren車胎寬度不符標準而被拔除(後來判決撤銷,James的分數又加了回去)──其實McLaren的車是在賽後檢查時被發現輪胎過寬。然而那個賽季Ferrari確實不只一次控告James和McLaren違規。在義大利Monza時,Ferrari指控McLaren燃油不合格,因此James被排在最末位起跑。影響更大的一次,是Ferrari指控James的英國站冠軍資格有問題,這導致了James和Niki認識以來唯一一次齟齬。
Niki in his car
■英國站Brand Hatch賽道的比賽開始不久後便因為賽道上的追撞事故導致中斷,之後大會宣布跑完第一圈的選手可以以原車參賽回到賽道重新比賽。James雖未跑完第一圈但使用的是原車,在主場的英國觀眾強烈要求下,大會同意讓他也能重新參賽。他最後得到了該場冠軍,但Ferrari、Tyrrell和Copersucar等三支車隊立即指控McLaren違規,但大會仍維持原判。Ferrari最後訴諸FIA,舉行聽證會進行裁判。 ■McLaren的車隊經理Alastair Caldwell回憶,他在FIA的聽證會上看到Niki在Ferrari的醫生包圍下出現作證時,他就知道McLaren慘了。聽證的結果FIA認為英國站的比賽對Niki不公,拔除了James的英國站冠軍,由第二名的Niki順勢遞補。根據媒體報導,Niki聽到這項判決後,「高興得不能自已」。James聽聞後大怒,批評:「Niki沒有運動風度,他唯一關心的只有他自己!」 Niki對James的反應也憤憤不平:「當我的西班牙站冠軍被奪走,James什麼都沒對我說,也沒說過那是不當的判決。為什麼我該為了Brand Hatch的判決向他表示什麼?當然這對我來說是意外之喜,因為我不認為FIA會撤銷他的Brand Hatch冠軍,但他們接受了證據,並決定撤銷它。這對James來說是很倒楣,他那天的表現非常出色。但判決就是這樣,我們必須接受它,不該公開為此大聲嚷嚷。」 ■判決確定後的下一場比賽在加拿大站。當Niki想找James參加賽前的車手安全會議,James拒絕並對著Niki大吼:「去他媽的安全!我只想要比賽!」 ■後來James說他當時對Niki大吼純粹是比賽策略,因為他要讓Niki以為他真的非常生氣,這樣當他在賽道上逼車時Niki才會因感到害怕而退讓。
James本尊。 錘哥的眼眉跟他十分神似,戴上頭盔後簡直難以分辨。
■兩人共同的贊助商Marlboro的高層John Hogan回憶,當他去到加拿大時,發現Niki和James兩個各自和Ferrari與McLaren的工作人員坐在餐廳一角。Niki看到他就說,「Hogan,來這邊坐。」James馬上大吼:「Hogie,來這邊!」結果他只好先到McLaren坐,再到Ferrari那邊。 ■加拿大站的比賽結束後,James和Niki覺得他們不能再這樣吵下去了,為了避免嫌隙越來越深,兩個人約了個時間共進晚餐好好聊了一下,發現一切都是媒體煽風點火,問其中一個人的意見後加油添醋告訴另外一個,造成彼此誤會,於是握手言和。 ■James:「因為媒體的大肆挑撥,我們鬧得有點不愉快。我們彼此討厭對方了大約六小時吧!但之後我們解開了心結,繼續我們友好的關係。」 ■接下來在美國站他們兩個特意住在相鄰互通的旅館房間,將隔間門敞著並盡可能地互動,以增進情感。 ■你們是小夫妻吵架去婚姻諮商後進行親密度的改善嗎!!! ■然後根據James在美國站的賽前訪談,比賽日當天早上還不到八點,他突然聽到有人用力敲著隔間門,一打開門看,Niki已經穿好全套賽車服,邁著大步走進他的房間,說道,「早安!今天我就是世界冠軍了!」(模仿情境喜劇) James說一大清早看到這一幕讓他相當開心,他覺得這是Niki做過最棒的事。 ■對不起,我在看這個訪談時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就是:”Sex, Breakfast of Champions.”還有”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但有自動送上門的早餐”……(掩面)
兩個人感情很好。
■不過美國站James獲得了第一,Niki則只拿到了第三名,至此兩人的積分差距仍不足以決定勝負。於是比賽來到最後一站:日本的富士賽道。 ■到了日本站因為比賽當日發生豪雨,Niki、Emerson Fittipaldi和Carlos Pace等一干車手都非常反對比賽進行。然而因為該賽季太過戲劇性,大家都想知道James和Niki誰會獲勝,轉播權已經賣出去了,所以根本不可能停賽。 ■James也非常反對出賽。但McLaren的車隊經理Alastair Caldwell抓住他的衣領威脅他一定要比賽,於是James只好出賽。但坐上車後他再度表示不願出賽:「Alastair,去他的,我要走了。」Caldwell說:「要是你敢從車上下來,我就扭斷你的脖子。」James最終屈服了。事後他表示是Caldwell拿到了世界冠軍,而不是他。 ■電影中描述Niki因為想到妻子Marlene,為了彼此的幸福,而選擇棄賽。不過真正的原因是因為紐柏林意外使得他眼瞼燒毀,右眼難以閉合,無法眨眼,導致雨水進到頭盔裡後視線一片模糊,加上紐柏林的殷鑑不遠,為了安全因素而棄賽,畢竟「生命比冠軍頭銜更可貴(My life is worth more than a title.)」。 ■棄賽當時Niki並沒有對別人說眼睛的事,因為他害怕這件事會影響他未來的賽車生涯,所以他只有說是因為雨太大不安全──諷刺的是當他棄賽後不久,雨就停了。Niki:「這也不是我能預料的事,只能說我運氣不佳吧。」 ■電影中Niki棄賽後車隊經理問他要不要說是引擎故障,而他回答「不,告訴他們事實。」──這是史實。因為他認為必須表達出他的訴求:在這種危險的情況下根本不該比賽。James非常欽佩他這點。
James、Niki和他們共同的好友Ronnie Peterson在1976年日本賽事前愉快地聊天。
■現實中Niki並沒有看完日本站的比賽。他說當時他非常心煩意亂,棄賽後就直接前往機場,一路上也沒聽賽況,James得冠軍的事是到了機場聽Ferrari的人告訴他的。在看了電影之後他表示還蠻後悔當年沒把比賽看完,認為自己應該要留下,因為那才是正確的決定。 ■棄賽的事令Niki飽受熱愛Ferrari的義大利媒體抨擊,他們稱呼他為懦夫,有些媒體甚至質疑他和James串通,把Ferrari即將到手的冠軍送給了別人,讓一向公私分明的Niki大為光火。 最糟糕的是Enzo Ferrari對他的實力產生了不信任,試圖用Carlos Reutemann取代他。於是77年Niki以提前奪冠證明自己的實力之後,在還有兩場比賽的情況下表示要跳槽到Brabham。Ferrari為了留人甚至表示薪水可以任他開,但他已經受夠Ferrari的內部環境和義大利人,因此還是毅然決然走人。Enzo Ferrari氣得大罵他是叛徒。 ■還記得電影中James說他唯一付出熱情的生物是虎皮鸚鵡嗎?現實中他真的非常熱愛虎皮鸚鵡,在退役後養了非常多。根據他的長子Tom回憶,最誇張的時候家裡的虎皮鸚鵡數量高達50隻以上,他也不懂老爸為什麼這麼愛虎皮鸚鵡。 ■不過James付出最多熱情的動物應該是他的愛犬Oscar,一隻德國牧羊犬。他與Oscar親密的程度勝過任何他的人類好友,不但會帶牠一同到倫敦的高級餐廳用餐,Oscar甚至擁有James所屬的高爾夫球俱樂部會員資格,好讓牠一起陪伴他打球。
James與他的愛犬Oscar。
■根據傳記《James Hunt: The Biography》,James一生中最重要的三段友情就是:Niki Lauda、Ronnie Peterson,以及愛犬Oscar。對於Niki因意外毀容這件事James一直很難過,另一位好友Ronnie Peterson在1978年因火燒車而死對他更是沉重的打擊,尤其當時與Ronnie發生擦撞造成意外的還是James本人。事發後James立即衝下車搶救Ronnie,然而後者最終在送醫後不治死亡。 James將意外發生的原因怪罪在同場的義大利賽車手Riccardo Patrese身上。Patrese在起跑後不久因為試圖超越前車不成,退到了James的前方,導致James為了閃避他而打滑撞上Ronnie。James從此恨了Patrese一輩子。 ■根據James當時的女友敘述,James救出Ronnie時看到了他的臉,臉上是知道自己必死無疑的表情。這深深震撼了James,他開始非常擔心自己有朝一日也會出事,而最終導致了他在79年引退。James退休後在BBC擔任賽車評論員,他表示自己從來不曾享受過賽車這件事,擔任評論員讓他感到輕鬆多了。 ■Niki於1979年再度展現他毫無預兆說走就走的作風,在加拿大站賽後突然宣布引退,將把時間和精神投注在他新開的航空公司Lauda Air上。 ■1982年因為公司經營需要更多錢,Niki決定重返賽場賺取資金,加入了當年的敵隊McLaren。 ■1982年重回F1前的訪談:
媽的那羞澀的笑容,和不管問什麼問題都用萬變不離「我喜歡星期三」的回答是想要萌死誰!(揪胸口) ■……然後他就在跟McLaren簽約時獅子大開口,索價500萬美元,而且談判成功。談判中他對McLaren的人說:「 作為賽車手為你們效勞只收1美元,其他的錢是買我的個人特色。」狠角色啊…… ■他於1984年在McLaren拿到了生涯第三個世界冠軍,是至今為止唯一一個在退休又復出後拿過世界冠軍的F1車手。但之後的85年賽季Niki表現慘澹,自我評估後認為已無法跟年輕一輩的賽車手競爭,於是(再度是毫無預兆地)宣布引退,此後他不曾再以車手身分回到賽場上。
Niki和Marlene。
■Niki和Marlene在結婚15年後,於1991年離婚。離婚過程也很有他們兩個的風格: 某天當Niki與Marlene在他們兩人於西班牙的住處附近散步時,他(再度的再度,毫無預兆地)突然對她說:「聽著,我認為我們應該離婚。」 想不到她回答:「沒錯,這是個好主意。」 Niki有些錯愕,「真的?」 「我要過我自己的生活。」 「好吧,告訴我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妳。」 「我要這棟房子,那隻驢子、那隻貓、那隻狗和那三隻雞。」 因為她表現得太過爽快,反而讓預期會有一番奮戰的Niki有些惱羞成怒,「幹他媽的沒問題,好好照顧妳自己吧女人!我才不在乎!」 ■幹得好啊太太!對付這種狠心的男人就是要這樣啊! ■事後Niki承認道,「那些狗、馬、貓、驢子,還有其他的那些東西,真讓我火大。我突然明白我就這樣困在奧地利的兩棟房子、那些飛機、那些車之中,這些我根本他媽的不想要!而她卻得到了我想要的東西!」 ■我覺得這傢伙臨終時大概會手上拿著一個雪花造景的玻璃球,口中念著rosebud……假如你知道我的意思。 ■和Marlene離婚後,Niki就過起花花公子的生活,直到遇見小他30歲的現任妻子Brigit才穩定下來,兩人在交往4年後於2008年結婚。他和Marlene在離婚後仍保持友好的關係,每年都會到西班牙去看她和兩個兒子。事實上在協助電影拍攝期間,他曾邀請途經維也納的Marlene與他現在的家人及Daniel Bruhl一起共進晚餐,並向Daniel表示有什麼問題想知道都可以問Marlene。
James和他的第二任妻子Sarah,以及兩個兒子Tom與Freddie。
■James退役後在BBC的播報員工作做得有聲有色,有話直說的個性和幽默風趣的說話風格使他大受觀眾歡迎。然而他的個人生活卻是一團混亂,一直在他的酒癮、毒癮、風流成性以及財務問題中掙扎奮鬥。他與第二任妻子Sarah育有兩個兒子,夫妻倆在1989年離婚。同年他遇到了年紀只有他一半的女孩Helen Dyson,與她墜入愛河,並開始戒除毒癮和運動,也改變荒淫的私生活。1993年,他在向Helen求婚後的隔天,被人發現因心臟病發而陳屍家中。 ■電影尾聲,Niki的旁白說James是他唯一一個羨慕過的人,的確如此。Niki:「James是唯一一個他的人生讓我感到羨慕的人。即使是在最後的那段時光,當我看見他穿著破爛的球鞋,你依然知道這個人充分享受著人生。」 ■而對於James在1976年獲得冠軍這個結果,他們兩人的看法如下: 「坦白說,我想獲得冠軍,也理所應得。但我也覺得Niki理應得到冠軍,但願我倆能同享這個榮耀。」──James Hunt於1976年摘冠後的領獎感言 「可憐的Niki!在理想的世界中,我們將能共享榮耀。他經歷了一場可怕的意外,並且不可思議地復出了。但我想他退賽的決定是正確的,我為他深感遺憾。對我而言,Niki的決定再勇敢也不過了。我們之中沒有誰有膽量在這樣荒謬的情況下退賽。希望不會有哪個笨蛋因此事而責怪他。」──James Hunt 「我當時這麼說,現在也這麼說,假如有別人拿到了那年的冠軍,我很高興那是James,因為我喜歡他。」--Niki Lauda ■再次重申!放閃是不道德的!
80年代的James和Niki。一個是播報員,一個在McLaren。
■最後以我最愛的一則軼事作結: 某次Niki慶祝他的生日,James也來了。當Niki在凌晨三點離開時,他告訴James早上7點在機場見,記得準時到。James真的準時到了,但也喝得酩酊大醉,還帶著個收音機。一上飛機(Niki駕駛),James就睡著了。Training時Niki的車發生了故障,維修需要4小時,所以他就趁機休息。然後聽到說有車禍,跑到賽道上一看,發現James在他的McLaren裡。Niki問他怎麼了,James回答:「Niki!我好累喔!」──他就直接把車停在那邊睡在裡面。 電影裡兩人由針鋒相對逐漸轉為惺惺相惜的過程令人感動,但我更敬佩本尊之間的友誼。兩個性格截然不同,且都自大狂妄、自我中心的人,卻能夠在激烈的競爭和車隊的敵對意識下(尤其媒體又不斷煽風點火),擁有並維繫住了一段難能可貴的友情。我想關鍵在於他們彼此非常尊敬和欣賞對方,James欣賞Niki的決心和毅力,以及理性分析的駕駛風格;Niki則羨慕James的自在瀟灑,並喜愛他的機智、口才和賽場上的速度及爆發力。而就像《Autosport》所寫的: 「在這樣的情勢下,Hunt和Lauda的關係依然驚人地良好。他們有很多共通點,雖然兩人明顯南轅北轍。一部份因為他們同樣跟家裡不合,同樣自信非凡、意志堅強,他們在低階比賽發展時同甘共苦過:重大意外、嚴重的財務危機、捉襟見肘的勝利。他們是不可思議的一對,一個奧地利布爾喬亞,和一個英國的波西米亞,但他們似乎平順地無視於彼此的歧異。」 溫暖了人心,豐富了人性。
■最後的最後我還是忍不住要吐槽一下:" They made for an unlikely couple, the Austrio-Bavarian and the English Bohemian, but they seemed blissfully oblivious ."couple是吧?couple是吧?《Autosport》的編輯你不用friends用couple居心何在啊!還有這段描述只差沒把「天上一對地下一雙」用上了啊!你根本是當愛情故事在寫吧!?沒關係我懂你的! -- ■後來看到James賽道睡著事件的另一個版本,內容大同小異,不過有寫到Niki當時的反應,,這邊補充一下: 在進行賽前測試時,因為他的車發生引擎故障需要維修,Niki就坐在Pit看James測試,然後突然之間James的車衝到水泥牆旁靜止不動。 因為James昨晚真的喝太多了,Niki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認為他宿醉未醒出了車禍,急忙和McLaren的老闆Teddy Mayer以及醫護人員衝到James的車旁,一看卻發現車子毫髮無傷。 Niki:「James──那個愚蠢的混蛋!──他竟然就把車停在那裡睡著了!」 ■媽的我又被閃到了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