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天空部落版型跑掉,
而且我還改不回來。
  • 20594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授權翻譯][Rush] 全倫敦最可愛的吸血鬼

【正文】 Niki不太確定他是怎麼讓自己陷入這些情況的。 對,他知道和惡名昭彰的James Hunt同住一間公寓,會增加他出現在某些他本來根本不會在那兒的尷尬場合的機率。但James很盧,而Niki終究被他盧到對那些荒謬的要求退讓,好讓那個男人閉嘴。 所以他才會在這兒,在某場荒唐的萬聖節派對,穿著同樣荒唐的服裝──荒唐的James Hunt在Niki最終答應他穿上它之前就挑好了這套衣服──啜著某杯荒唐的酒,憤怒地瞪著在酒杯裡那顆做成被刺穿的眼球模樣的橄欖。 他真的應該要留在家裡。 「噢,拜託!Niki!開心點嘛!」 James突然出現在Niki身旁,嚇了他一跳,雖然他力圖讓自己不要流露出除了略感嫌惡之外的情緒。男人的肩旁已經有一個女孩纏在那兒,她咯咯笑著,醉醺醺的,外表出眾。 然後James擠到他身邊,貼得之近,害他差點把半杯酒給灑到地上,而他甚至沒機會抱怨,因為James搶先開口,「總是那麼緊繃,你需要三不五時放鬆一下,我的朋友。喝點酒,找一兩個妹……」 「我稍早之前有把到一個妹,混帳。」 「你有?」Hunt問,心不在焉地搔著手臂。 「對,然後你就把她把走了。」 James背後的女孩咯咯笑了起來,短暫吸引了男人的注意。她扮成一隻貓,雖然唯一的線索是她頭上粘著貓耳、歪向一邊的髮箍。 金髮男人露齒一笑,再度看向Niki,「是個黑髮妹對嗎?」 「不,紅髮的那個。」 女生笑得更花枝亂顫。Niki瞪了她一眼,她惹惱他了。 「紅髮妹,對了。就是那個……」James對自己的頭髮做了個誇張的動作。他們談的那個女孩把頭髮梳得高聳入天。Niki點頭,金髮的男人接著說,「可惜,真可惜,她挺辣的。但我告訴你,Niki:給我五分鐘,我幫你找另一個妹。」 「不,謝了。」 「你確定?這又沒什麼困難。」 「我不需要你的安慰獎。」Niki對著酒杯嘀咕道,他不認為James有聽見他說的話。 他真的不意外稍早James晃過來看他的情況時,那個紅髮妹被迷得離他而去。James特別能夠吸引女人,彷彿身上存在某種引力。 Niki認為James會是個好哥兒們,只要他能收斂一下他那迷人的笑容。 James完全無視Niki的抗議,斜身拉住一個不巧在當時經過他們身邊的金髮女孩。她,也同樣地,穿著布料用得很省的服裝。這女孩穿得像SM女王,和James的裝扮正好配成一對。她看起來一臉驚恐,但當James對她露出足以拿到世界冠軍的迷人笑容,恐懼的表情馬上消失了。 Niki翻了翻白眼。 「哈囉,甜心,」James拖長了聲音地說,把她拉得更近,「妳叫什麼名字?」 「Cherise。」她說,突然變得靦腆害羞。 「噢,Cherise,我想介紹妳認識我的朋友Niki。Niki,這位是Cherise。」 她變得更加害羞,眼神游移,咯咯笑著,躲在酒杯後面說,「嗨,Niki。」 Niki啜著他的酒,一臉不高興地盯著她。 「Niki,親愛的小男孩,別當個混帳。和這位漂亮女孩打聲招呼!」James開玩笑地推了推奧地利人的肩,Niki選擇不看他。他不想看James從捉弄他這件事得到了多少樂趣。 「哈囉。」他最後簡短地說。 Cherise和James的朋友兩個都咯咯笑了起來。這惹得Niki不悅。 金髮女孩倒到Niki的胸前。他巧妙地將她從身上推開到吧台旁邊,就在她問問題的時候,「你是打扮成什麼?吸血鬼之類的嗎?」不一會兒她又靠了過來,一隻手指緩慢地從他曝露出的胸口由上往下畫。他穿著一件James逼著他穿,而且隨後還繼續逼他敞開鈕釦直到胃部的紅色絲綢襯衫。 「對。」Niki說。他拍開女孩的手,暗暗咒罵James逼他穿上這件衣服。他打從一開始就反對,但英國佬百折不撓,彷彿他的人生沒有其他樂趣,除了讓Niki套上一件緊得荒唐的牛仔褲、一件愚蠢的絲絨斗篷,和吸血鬼獠牙。 現在想想,Niki領悟到這套服裝大概是個讓他原本就突出的牙齒看起來更顯眼的陰謀。 去他的James Hunt。 「你是非常可愛的吸血鬼。」Cherise咯咯笑著,試圖再次靠到他身上。 「謝了。」他再次將她輕輕推到另一邊。 現在,換James把到的那個妹興奮大叫了,「他甚至有德古拉的口音!」然後兩個女孩用手遮著臉,笑得花枝亂顫。 「我是奧地利人,不是羅馬尼亞人。」他不悅地說,但只引來女孩們更多的輕笑聲,並聲稱他聽起來有多嚇人。 Niki不想待在這兒。他甚至不確定自己幹嘛要來,除了大概是為了讓James別繼續不斷煩他,而現在他真的開始後悔了。 他不打算將整個情況照單全收。假如他現在離開,至少他可以保住一些夜晚的時光。 所以他離開了。 Niki將沒喝完的酒放在吧台上,自他身旁兩位醉醺醺的金髮人士間抽身,開始推開人群設法出去。 「Niki!Niki!你要去哪裡?」James喊道,他的聲音又低又響亮,不可能聽不見。但Niki決定告訴自己舞池裡大聲無比的音樂低音太重,所以他沒聽到。 外頭清冷的空氣令人放鬆,Niki有些噁心地發現自己在悶熱的夜店裡流了一堆汗。一踏出門,他就拆掉那副於愚蠢的吸血獠牙和斗篷,把前者丟入垃圾桶,後者掛在手臂上。 他離公寓有幾條街之遠,附近看不到任何計程車。雙手插進口袋,Niki決定默默地生氣走回家。希望等到家之後,他能夠冷靜下來。 但事與願違。因為他是Niki Lauda,而老天爺今天似乎沒有任何讓他可以放鬆一下的意願,他的計畫只成功進行到街角。 「Niki!」 他,很不幸地,對這個聲音非常熟悉。 「該死。」他暗自嘀咕。他盤算著加快速度以期跟在後面的男人會識相走開的利弊得失,但他知道這樣做只會看起來像發出挑戰。 然而,他也沒有放慢腳步。他只聽到靴子踏在地面靠近的聲響,然後James出現了,抓住他的肩膀阻止他前進。 「嘿!」金髮的男人懊惱地說,氣喘吁吁。 「幹嘛?」 「你為什麼離開?」James一臉擔心。 Niki無禮地為此大笑,甩開James的手。不但沒有回答,反而繼續走他的路。 「Niki!」James抗議道,這次他跳到Niki的面前。蠢蛋Hunt,以及他高大得荒唐的體格。對他而言擋住Niki的去路一點都不成問題。 「我要回家,別他媽的擋路。」 James舉手投降,「我們只是開點小玩笑,Niki。我不是故意要惹你生氣。」 Niki再度發出不悅的笑聲,但他沒有移動,只是盯著眼前的金髮笨蛋,發現他倆看起來有多荒謬。一個吸血鬼,和一個SM女王的性奴隸,並肩站在一起;一個穿著絲絨和綢緞,另一個掛著鐵鍊,穿著皮褲,上半身沒穿衣服。 因為對方赤裸著上身,Niki發現到James流了很多汗,頭髮也有些毛躁。而不知為何,發現眼前的男人套著皮製繫繩,汗水涔涔發亮,卻依然顯得迷人這點,令Niki大感不快。 這念頭困擾著他,於是他轉身離開,但James伸出兩隻手抓住Niki的肩,把他拖了回來。他們面對著面──好吧,差不多可以說是這樣啦──再度地。 「別那麼古板,Niki。」James露齒而笑說。 Niki怒氣沖沖地試圖擺脫金髮男人的抓握,但他反而抓得更緊。 「嘿,」他責備道,他的笑容消失了,眉毛因困惑而皺起,視線上下打量著奧地利人,「怎麼了?」 Niki只是搖頭說,「我不想被喝醉的女孩騷擾。」 「騷擾?為什麼?Niki,正妹為你傾倒哪算騷擾,正好相反呢!」 「別哪壺不開提哪壺,Hunt。」 James對此沒說什麼,但這代表他承認Niki的論點,只是不願大方表示贊同。反之,他說,「我只是想讓你放鬆一點。」 「那你幹得很差。」 金髮的男人大笑,捏了捏Niki緊繃的肩膀,「我感覺得出來。」 很長的一段時間內,他們只是站在那邊,盯著彼此。Niki不知道該如何理解這整件事,於是他決定算了,因為James是個喝醉的白痴,「我要回家了。」 「好吧,我們走。」James放開Niki,向前踏出幾步,發現Niki並沒跟上,於是轉身過去。 「你在幹嘛,王八蛋?」奧地利人質問道。 James用一隻手半指著人行道,「嗯哼,陪你回家啊。」 「陪我回家?」Niki充滿不屑地複述道,「我不需要人送,我又不是你那些女朋友。」 「完全正確。所以我才要陪你回家。」 Niki只多瞪了他一會兒,確定自己傳達了對James生活風格的厭惡。然後再度邁步走開,腳步明顯越來越快,好甩開James,「回派對去,Hunt。」 「我不要回去。」他跑了過來,好趕上Niki,而且顯得輕而易舉。那雙該死的長腿。他用誠摯的眼神看著Niki,後者非常努力地想要無視他,「我要回家。跟你一起回去。」 「跟我一起?」Niki不高興地問,對James擺出更加一臉不爽的表情。 「對,跟你一起。」他說得好像這是唯一的選擇一樣,「你知道,作為一隻老鼠,你有時候笨得可以。」 「我認為你對我唯一感興趣的就是折騰我。」 「那當然是很有趣,但不是我唯一感興趣的地方。」James說。 Niki懶得問他其他感興趣的地方是什麼。當然,他很好奇,不過以James的個性,他只會得到一些賣弄聰明的答案,惹得自己不高興,而他今晚真的沒有心情這麼做。有時候和James你來我往地互相奚落還不錯,但今晚他能輕易想像他們的談話會以他做出什麼難堪的舉動告終。 於是他繼續向前走,James跟在他的身邊。某個時間點,James點了一支煙,但那是──真的是──唯一一件脫軌的事。 然後James又開始毀掉這份寧靜,打開他那張大嘴巴,問道,「所以說真的有那麼糟喔?」 「什麼?」 「派對。」 Niki聳肩,「不怎麼有趣。大多數的派對都是這樣。」 「那你幹嘛還要參加這些派對?」James一邊將香菸的煙灰彈到一邊,一邊瞥著Niki。 「我參加是因為你會不斷盧我到我同意去為止。」Niki回答道。 「你說什麼?」James將手豎在耳旁,彎身過去,臉上帶著無恥的笑容,「聽起來好像Niki Lauda承認他做這些事純粹是因為James Hunt要求他做喔!」 男人發出一聲表示厭惡的聲音,將James從身邊推開,「閉嘴,王八蛋。我同意是因為你會一直唸到我答應為止,那很煩人。」 「噢,拜託。我認為你喜歡和我在一起,只是你太高傲,不肯承認。」 「為什麼我會想跟你在一起,王八蛋?你總是故意激怒我,而且讓我置身在一堆愚蠢的情況。」 「噢,我不知道。」James雙手交錯胸前,聳了聳肩。同時,那抹愚蠢的淺笑不斷出沒在他嘴角,讓Niki變得越來越火大,「我認為你喜歡我的陪伴,遠超過你願意承認的程度。Niki,你這樣真是很可愛。」 那是句無心之言,但卻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Niki伸手抓住James繫繩上的那些小垂鍊,幾秒之間,他已把高個子的男人按在最近的建築的牆上。 因為對自己的舉動太過訝異,導致他失去語言能力。很長一段時間內,他就愣站在那裡,目瞪口呆地看著James同樣震驚的臉。香菸依然掛在後者的嘴唇之間,就在Niki的鼻子下方裊裊冒煙。 當他終於找回儀態,Niki告訴自己鬆開手,並付諸實行。他向後退了一步,訥訥地說,「閉嘴。」 James吸了一口煙,然後點頭。 然後,面對著懊惱無比的奧地利人,James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看來我畢竟還是有讓你鬆懈下來嘛!」他用通常在贏了某場比賽時會有的得意神情說道,再度抽了一口香菸。 Niki甚至無法理解這整個情況。看著James身上那套愚蠢的性奴隸服裝,還有那濕漉漉的頭髮,以及掛在微笑的嘴唇邊搖搖欲墜的香煙越久,他就越感到生氣。事實上,他是在氣他自己,而不是James──至少不是同樣的程度。他恨自己在對方面前這麼徹底地失去冷靜,表現出如此激烈的反應。 雙拳緊握,Niki轉身離開以免自己做出什麼蠢事。他打算直接回到他們的公寓,上床睡覺,將這整場災難掃到腦海深處,裝到一個便利的小箱子裡,永遠不再打開。 然後James說,「Niki。」抓住男人的手臂,將他拉回來。 Niki不想聽金髮男人打算說什麼。他不想去思考為什麼當他將James推到牆上時,胃中有種抽搐的感覺──一種美好的抽搐──或者為什麼當感受到James抓著他手腕的輕柔力道時,自己又有那種感覺。他通常會認真思考這類問題,但他似乎從James那兒學到了如何順其自然。 他轉過身來,將James的香煙從口中抽掉,在牆上捻熄。然後他舌頭上嚐到了尼古丁的味道,粗糙的手捧著他的臉,汗濕的頭髮在他指間。他依稀聽到當自己啣住James的下唇時,從對方口中洩漏出的抽氣聲;以及當他的臀部將James推向背後的牆時,對方皮褲發出的咯吱聲。 整個情境從他腦中閃過,化為行動,不假思索。這不像Niki的作風:不去評估事情,不去計算所有可能性並做出最有利的行動。 所以,當他終於明白自己的舌頭正在James Hunt的嘴裡往內探,他把自己從男人的身上推開,一連串髒話飛過他的腦海。 James一開始什麼也沒說。他摸著自己濕潤的下唇,看著Niki;而Niki也看著他。 這很荒唐。他媽的根本太荒唐了。 搬去跟James Hunt一起住,然後他會讓你穿著愚蠢的服裝,拖你去愚蠢的派對。 搬去跟James Hunt一起住,然後他會把你惹火,害你喝醉,然後跟你一起回家,就在他將他的兩個喝得醉醺醺的迷妹推到你身上之後。 搬去跟James Hunt一起住,然後你肯定會發現自己在午夜某條無人的街上為他心動不已。 搬去跟James Hunt一起住,然後你會明白即使你築起最堅固的防線,也會在他 的魅力下動搖。 「我要回家了。」Niki最後說,因為整個情況太超現實了。他無法招架,所以他乾脆撒手不管。 他轉過身,開始慢慢往他們的公寓走回去。 過了一會兒,James走到他旁邊,雙手插在口袋中,臉上自顧自地掛著開心的笑容。 「你的接吻方式真是超危險。」他愉快地指出。 Niki瞪著他。 「真慶幸你把假獠牙給丟了,Niki,不然你那一下絕對會要人命。」 Niki不理他。 「當然,不是說我不享受啦!沒有多少女孩的舌頭能那麼有力。」 James尋找著最容易惹毛他的方法。 「是什麼讓你終於對我心動,Niki?」金髮的男人問,「是因為我無可否認的魅力?還是我不屈不撓的毅力?」 「閉嘴。」Niki吼道,但聲音比平常少了幾分敵意。 得到他所期望的反應,James繼續道,「噢,不!不!我知道了!是因為我的打扮,對不對?」他在Niki假裝沒聽到時暗自竊笑,「為什麼呢,Niki,你這個變態的小混蛋!」 「我說閉嘴。」 Niki不會坦白承認──就此而言,他甚至不會對自己承認──James說的每個字都一針見血。那是種種一切綜合的結果;而他為一個愚蠢的金髮英國佬竟能激起平素冷靜的他那麼多情緒,感到忿忿不平。 「別擔心,小老鼠,我不會因此批評你。」 「希望不會,想想從一個穿著奴隸裝的男人口中吐出這種話。」 James咯咯笑著,點燃另一支煙,問道,「既然我已經穿成這樣,你不想好好利用一下機會嗎?」 「滾開,Hunt。」 「你在嫉妒嗎?因為我不得不同意那兩位被你無禮輕蔑的美女:你的德古拉扮相實在很可愛。」 「他!媽!的!閉!嘴!」 「我還蠻享受你剛才讓我閉嘴的方式,」金髮的男人露齒而笑,用肩膀輕撞了一下Niki的肩,「你得設法讓我閉嘴。」 過了一會兒,James被壓在某條巷子的牆上,他們再度相吻。 Niki拒絕給那個晚上任何好評,但至少他能說他學到了一件事:這還真的能夠讓James Hunt安靜下來。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